首页 > 产品库 > 正文

中国银行业竞争水平变化的分析及预测

姓名:陈宗楠

Abstract

在全球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银行业的开放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因此,有必要了解中国银行业在对外开放过程中的竞争程度的变化。本文通过使用两个模型来分析中国银行业的竞争程度。一是用Panzar-Rosse模型来处理2006 - 2017年期间的相关数据,这涉及与非结构方法相关的特定应用和用于测量竞争水平的指标,而且不仅比较了样本期间每两年H统计的结果,还将银行业的这些银行分为两类来衡量自身类型的竞争水平。结果表明,中国银行业处于长期均衡状态,中国银行在垄断竞争的条件下整体运作,但竞争水平并未呈现上升趋势;二是运用数学方法建立一个模型分析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开展业务的方式,同时考虑这个过程中对行业竞争程度的影响。

关键词:银行、竞争、Panzar-Rosse

第1章简介

1.1研究课题的起源

最初,银行竞争的话题是由来自发达国家尤其是欧洲区域的学者和专家所提出。在欠发达国家相继地完善其金融体系并建立银行之后,这个话题受到了学者们越来越广泛的关注。而产业组织理论(包括非结构化和结构化方法)是促使研究人员关注这一点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该理论认为,市场集中度与市场力量之间的关系是负相关的,也就是说,市场集中度不利于行业竞争。经过多年的发展,研究人员在结构方法的理论基础下得出了经验缺陷,所以他们开始优化这一理论,在非结构方法下衍生出的模型很快就应运而生。这些模型是基于对内生结构的市场化需求的理解,且都通过估计竞争性定价的偏差以衡量竞争。事实上,研究人员热衷于讨论竞争话题存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竞争程度与金融体系的安全性和稳健性有关。无论市场竞争和市场集中度如何变化,都必须确保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得以维持。因此,如果竞争发生变化,监管机构和决策者需要对此变化作出相应反应,以确保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在上述原因的背景下,衡量竞争程度的指标就在世界各地的学者们反复讨论银行竞争的话题的过程中所提出。本文讨论了中国在开放背景下的竞争水平的变化。然而,大量的实证研究表明,每个国家仍然存在不同程度的垄断竞争,因此本文采用相应的方法进行具体分析。

1.2研究背景

近年来,由于全球化和金融市场自由化的影响,银行业的竞争程度越来越受到关注,并且随着中国政府逐步开放银行业和稳步推进改革的过程中,中国银行业的市场力量不断在变化。特别是在2002年加入WTO后,中国致力于积极实施自主开放措施,推动银行业对外开放,多家银行先后开展并完成了股份制改革。 2006年底,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五年过渡期结束,标志着中国银行业全面开放的新纪元。此时,中国银行业的市场竞争格局和银行体系结构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比如:几种不同性质的银行被建立并相继进行了改革,外资银行大量进入中国市场并与中资银行展开竞争。由于后续数据来源的选取来自占据大量中国市场份额的中资银行,所以有必要了解中国银行发展的历史。 在20世纪80年代,四大行成为主导的国有大型银行。20世纪90年代,政府成立了股份制商业银行。与此同时,四家国有企业发放了银行牌照,增加了四家银行,打破了国家垄断局面。 1996年,由全国工商业联合会领导的非公有制企业颁发了银行执照,并建立了第一家私人银行。后来,为了进行国有银行改革,解决国有银行健康发展的问题,对四大国有银行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项目,包括剥离政策性业务和不良资产,于是建立了政策性银行。但是,本文不涉及政策性银行,仅讨论中国的商业银行。截至2017年底,虽然有大量不同规模的银行,但市场份额主要是由几十家规模较大的银行占据。此外,根据部分来自网络或机构的相关统计数据和资料,目前有209家外资银行商业机构,外资银行总资产3.24万亿元,同比增长10.76%,外资银行净利润146.46亿元,同比增长14.59%。但是,外资银行的总资产仅占中国银行业总资产的1.32%。虽然到目前为止外资银行进入中国的市场化程度并不高,但根据当前政策,外资银行继续加深对中国市场的参与程度。由于外资银行具有诸多优势。例如,先进的管理理念和管理模式;具有高盈利能力;良好的国际声誉和完善的服务体系;多样化的产品和良好的品牌形象;宽松的人文环境和完善的激励机制。当然,中国的银行通过学习和引进外资银行的优势,可以提高中国银行的竞争力和促进竞争,由此显著提高了中资银行在公司治理,业务运营,风险管理等方面的能力。因此,本文着重研究中国银行业竞争程度的变化水平。

1.3文章结构

本文通过借鉴国际上通用的非结构化方法,对中国银行业的竞争程度进行了直接的实证分析; 文章的第二部分回顾了相关文献; 第三部分介绍了数据的来源和Panzar-Rosse模型; 第四部分将银行类型分为两类,即中大型银行和小型银行,分别测量其竞争程度。 此外,还通过实证分析了整个中国银行业的市场竞争程度;在第五部分运用层次分析法建立模型分析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的方式以及预测未来竞争程度的走势;最后第六部分总结了全文。

第二章文献综述

目前,国内外文献衡量竞争程度的主流方法有两种:一种是结构化方法,另一种是非结构化方法。首先,结构化方法有两个主要支流。一个是SCP(结构 - 行为 - 绩效)范式,另一个是ES(有效结构)范式。该方法认为影响商业行为和绩效的竞争程度与市场结构相关。SCP范式是由哈佛学派(Mason,1939; Bain,1951)提出的,并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市场结构,企业行为和商业绩效。该理论认为,企业的市场份额和市场集中度与特定市场中的市场力量正相关。因此,行业的竞争程度可以通过企业的市场份额和市场集中度等指标间接判断。SCP范式的常见指标包括CRn和Herfindahl指数HHI。ES范式是由来自芝加哥学派的Demsetz(1973)和Peltzman(1977)所提出。ES范式将绩效作为市场结构中的外生变量,并且认为高效率的企业会导致集中的市场结构,因为效率更高的公司可以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市场份额,从而最大化利润。ES范式的常见指标是Lorenz曲线和Gini系数。虽然SCP范式被广泛用于各种行业,但这种方法存在局限性。因为集中度数据的采集比绩效和市场力量的测量更容易。在实证研究中,经常使用会计数据代替实际价值。如果市场力量导致集中度,即外生变量是竞争水平,内生变量是市场结构,那么它得出结论,市场集中度将随着市场力量的增加而减少。因此,在验证结构 - 性能假设方面存在困难。

根据上述内容,由于结构化方法的不足,新实证产业组织(NEIO)试图直接模拟和估计企业的行为,并选择与特定行业中某些企业相关的数据,这意味着它专注于估算一个行业的市场力量,并分析行业本身的市场结构,然后提出了非结构化方法。此法强调了非结构性因素对竞争行为的影响,主要基于寡头竞争的研究和竞争市场理论的实证研究,包括Iwata模型(Iwata,1974),BL模型(Bresnahan和Lau,1982)和PR模型(Panzar和Rosse,1977,1982,1987)。 Iwata模型估计在寡头垄断市场中提供相同产品的单一银行的猜测值; BL模型通过检验市场均衡条件下保证金成本和竞争价格的偏差的投机变分参数来判断公司的市场结构。由于BL模型不能应用于不同统计方法的多个国家或地区的竞争程度测试,因此使用该模型的学者少之又少;PR模型是这三种模型中使用最广泛的模型。它通过输入因子价格的输出弹性之和,即H统计量来衡量竞争程度。PR模型对数据源要求没有区域限制,只需要相关的公司数据。因此,该模型更灵活,适合多个地区的行业竞争。此外,对于小样本,Panzar-Rosse方法相对准确,而Bresnahan-Lau模型在小样本中倾向于显示相反的结果(Shaffer 2004)。他们认为公司不仅可以自由而迅速地进入和退出市场,而且这种行为也不会对公司本身产生资本影响。另一个假设是,未来参与市场活动的可能竞争者与成熟公司的运营成本相同。通过利用这种方法的优势,Panzar-Rosse模型已经在不同条件下的许多研究中使用,没有特定数量的银行和期间。例如,Shaffer(1982,1983,1994)和Nathan和Neave(1989)测试了包括美国,加拿大,日本和欧洲在内的发达国家银行业的竞争条件。然而,重要的是这个模型有一个缺点,如果银行在运营上遇到困难或者其他的一些问题并且没有相应的方法来面对市场的条件下,它可能会给出一些不正确的结果。

本文在对外开放的背景下进行了探讨,银行国际化的趋势是世界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在封闭经济中,各国以不同的内部资本回报率完成投资活动。随着经济的开放,全球市场一体化的趋势不断加强,这是全球资本流动的必然趋势。在国际资本流动的过程中,由于大量跨国公司必须依靠跨国银行提供相关支持,这才能导致银行的跨境投资。许多银行特别是现代商业银行选择追求利润最大化目标。当下的发达国家的银行的国际化也是众所周知的。大约四十年前的80年代,格雷(1981年)和沃尔特(1983年)开始谈论外国银行进入国内银行系统的影响。他们最初得出的结论是,进入一个国家的外国银行将促进银行业的竞争。从那时起,Goldberg和Kinney(2000)以及Hermes和Lensink(2002)提出了相关的理论,如外国银行进入一个国家,可以促进国内银行业的竞争,并有效地提高银行的效率。如前所述,Panzar-Rosse模型主要用于研究早期发达国家市场的竞争条件,但逐渐有越来越多的学者致力于发展中国家的研究。例如,Claessens等。 (2001)对包括50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在内的80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市场调研,得出的结论是,提高开放程度将增加发展中国家的竞争压力,提高竞争程度,降低国内银行业的利润和成本。Denizer(2000)使用土耳其作为研究样本得出结论,这也将促进国内银行业的竞争,而银行利润和管理费与总资产的比率将下降。然而,其他学者的一些研究持不同意见。这些研究表明,与以往的研究相比,对国内银行业竞争力和效率的影响尚不确定。提出这一点的第一个人是斯蒂格利茨(Stiglitz,1993)。他认为,这将给国内银行,企业和政府带来潜在成本,效率提升将受到潜在成本的不利影响,与大型外资银行竞争时,国内金融机构存在较高的竞争成本和压力。对于Gelos和Roldos(2004)基于阿根廷,巴西,智利,捷克共和国,匈牙利,墨西哥,波兰和土耳其等新兴市场样本的其他研究,相应的结论是银行业的开放程度对竞争水平没有显著影响。同样,Haber和Musacchio(2005)和Schulz(2006)对墨西哥的研究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正如这些研究一样,本文讨论了自开放背景下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银行业的竞争程度如何变化。因此H统计量对于估计竞争水平的变化至关重要。例如,Panzar-Rosse模型首先应用于Shaffer(1982)的银行数据测试,以获得纽约银行样本的0<H <1。并且Carbo-Valverde等人(2009年)用H统计量来检验欧洲14个国家银行业的竞争程度。Kasman(2001)和Gunalp and Celik(2006)利用H统计量评估了土耳其银行之间的竞争,并得出结论认为土耳其银行存在垄断竞争。 H-statistic已广泛应用于实证银行研究及其普及,主要是因为其利润最大化的理论基础,均衡条件和相关的经济基础是基于易于获得的公司级数据。此外,H统计量不需要狭义的市场定义,这意味着在考虑跨越重叠市场的银行模型时它是有用的(Shaffer(2004))。

因此,本文采用Panzar-Rosse模型和近年来在国际上应用较多的H统计量来代替银行管理指标进行直接测量。由于中国金融体系的逐步完善,把没有相当大的资本或资产的银行考虑在内也尤为重要。 于是研究样本有两种不同类型的银行,即国有银行和国有股份制银行等相对较大的银行,以及城市商业银行等相对较小的银行。

第3章方法论

3.1数据来源

与已经拥有相对完整的金融体系的发达国家不同,由于经济和历史原因,中国的金融体系在很大程度上由商业银行主导且商业银行在每个国家的货币和资本市场上开展了大量的交易和活动。除了几家大银行外,平安银行,广发银行,工业银行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等大型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均由政府在上世纪90年代成立,这意味着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和完善的时间只不过二十几年。2004年,交通银行引入汇丰银行作为战略投资者,这是引入中国金融市场的第一个试点。自2005年以来,在此基础上,可以看出改革效果显着,因此这些国有商业银行立即启动了首次公开募股和股票上市。到目前为止,中国有三家政策性银行,17家在全国范围内运营的大型银行和约100家城市商业银行。本研究使用的数据来自Bankscope数据库和银行年度报告,包括长沙银行、渤海银行、中国银行、中信银行、广发银行、兴业银行、交通银行、平安银行、浦东发展银行、上海银行、浙商银行、包商银行,恒丰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招商银行,华夏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北京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宁波银行,天津银行,杭州银行,徽商银行,贵阳银行,广州银行,成都银行共有30家银行。这些银行的总资产,存款和贷款份额之和约占市场的80%,因此足以解释这个问题。该数据集是通过收集与这些银行相关的信息而开发的。涵盖2002 - 2017年期间所有银行的全部数据。在下一节中,将讨论回归模型和具体的分析。

3.2模型

首先,介绍本文所用方法的理论框架是至关重要的。Panzar-Rosse模型的创建者进行了一项实证检验,以区分三种不同类型的市场结构。该方法基于比较静态属性的收益方程实现了H统计量,通过特定市场中要素投入价格的变化程度来衡量企业均衡收益所反映的竞争水平。

1、银行i最大化利润的条件是边际收入必须等于边际成本:

C:\Users\ADMINI~1.LCD\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16A.tmp.jpg

(1)

2、市场水平的均衡条件,即零利润是:

C:\Users\ADMINI~1.LCD\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FF77.tmp.jpg

(2)

3、市场力量是由单位银行投入价格变化引起的均衡收入变化过程来衡量的,并且H统计量的指标被用于估计这种市场力量,该指标通过测量每个投入要素价格的回报弹性得出。换句话说,当所有要素价格增加1%时,它会给出收入的变化。由于相对要素价格没有变化,因此最小化成本的要素投入比例没有变化。所有因素价格上涨1%必然导致边际和平均成本增加1%。H的指标可表示为:

(3)

Panzar-Rosse模型假设公司可以根据不同市场结构确定的投入成本设定不同的定价策略。然后通过分析投入要素成本对企业总回报的弹性变化,可以确定企业所处的市场结构类型。在单一企业和整个行业中实现利润最大化的条件下,解决均衡产出和均衡企业数量问题。这种方法的优点是虽然原理与成本有关,但实际上并不需要有关成本的数据,避免了数据不完善引起的问题。该模型具有以下假设:

1.企业在长期和平衡的环境中运营。

2.企业的决策可能会受到其他企业的影响。

3.企业的成本结构是同质的,并证实了Cobb-Douglas的生产功能。

Panzar-Rosse模型将银行收入和输入因子价格的变化弹性之和定义为H统计量,其值可用于表示竞争的程度。H值的大小与垄断力呈负相关,与市场竞争正相关。

在市场均衡条件的检验中,假设收益率与要素投入价格无关,即要素投入价格的弹性为零。只要验证H = 0,就可以认为市场环境处于均衡状态。Panzar-Rosse方法有其自身的特点。第一个是只需要公司的相关数据。其次,该方法同时测试市场中不同类型的企业,以比较不同公司的特征差异。另外,它的优越性也体现在直接使用H统计量,即H统计量的值代表竞争程度。该方法的缺点是其经验测试需要在长期均衡市场条件下进行,但可以通过单独的市场均衡条件测试来确定。本文主要关注中国银行业的竞争程度。因此,使用此Panzar-Rosse模型是合适的。

Panzar和Rosse(1977,1982,1987)表明,不同的H值可以反映不同的市场结构和竞争水平,如表1所示:

1

当H≤0时,它处于完全垄断市场的市场中,并且是完全合谋和短期寡头垄断市场。这种市场的需求不仅仅是供给。在这种情况下,投入价格的上涨将导致边际成本的增加和均衡产出的减少,从而导致总收入下降。当H = 1时,市场是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在这种情况下,较高的投入价格可以增加边际成本和平均成本,但单一银行的最优产出没有变化,一些公司的退出增加了仍处于市场中的公司的需求,导致价格、总收入和成本增加相同的金额。在0到1之间的H值被定义为垄断,自由进入或竞争市场。

根据Claessens和Leaeven(2003)的研究,我们可以为中国商业银行构建一个简化的收入函数形式如下:

C:\Users\ADMINI~1.LCD\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E9E7.tmp.jpg

(4)

其中:

表明年份;

代表银行的数量;

REV =总收入与总资产的比率;

PF =利息费用占总存款的比率;

PL =行政费用与总资产的比率;

PK =固定资产累计折旧与固定资产净值的比率;

X =总资产;

Y =总资产净贷款;

Z =所有者权益与总资产的比率;

基于该模型的H统计量为:

C:\Users\ADMINI~1.LCD\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A9CD.tmp.jpg

(5)

由于建立模型的前提是市场处于长期均衡状态,因此有必要进行均衡检验。 我们使用总资产收益率作为因变量来估计H的值,H = 0表示它处于均衡状态,否则不处于均衡状态。

因为在均衡条件下,银行的资产回报应该与投入要素的价格无关。 平衡测试的回归方程如下:

C:\Users\ADMINI~1.LCD\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286F.tmp.jpg

(6)

对于因变量的选择,本文将REV纳入分析,是因为当前银行业务的主要收入来源仍然来自利息,同时各种金融创新和资产负债表外业务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因此,银行可以通过逐步扩大其金融业务和营业收入直到风险和资本结构不再改变。至于自变量的选择,本文使用投入价格的三个变量 - pf是指银行获取资金的成本价格,pk是银行使用的固定资产的实物资本价格,pl是员工的成本支出。除了工资之外,还有其他隐性费用,例如中国人员费用的住房补贴,这是对员工的投入和补贴。因此,我们使用经营管理费而非单一工资。代表银行特征的控制变量的其他指标,例如风险和规模指标,在其他文献中已被广泛使用。

第四章实证分析

表2

2

注意:

1)括号中的数据是t统计量的值。

2)*,**,***分别代表10%,5%和1%的重要显著性水平。

从上面可以看出,2006 - 2017年整个银行业的H统计量为0.672,估算总资产相对较大的银行的竞争水平为0.521,相对较小的银行为0.768。很明显,从所提供的数据中我们可以非常直观地了解中小银行的H统计数据远大于大型银行的H统计数据。这意味着对于大型银行而言,竞争压力远小于相对较小的银行。因此,银行业中小银行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此外,在考虑整个行业时,控制变量中lnpl,lnpf和lnpk的系数分别为0.2244,0.1455和0.036。它们分别占百分之一,百分之五,百分之十。这表明劳动投入对收益的影响最为显著,而实物资本投资的影响相对微不足道。当然,当零假设为H = 0时,检验结果显著,在H = 1的零假设中,结果不够显著,F统计量的P值为0.1679,这意味着原始假设不能完全被拒绝了。

在样本期间每两年进行数据的横截面回归,以获得每两年的H统计数据。结果如表3所示。

表3 2006 - 2017年银行业竞争的回归结果

3

注意:

1)每个变量系数下方括号内的数字是t统计量的对应值。

2)最后四行是Wald检验的H = 0和H = 1的统计量,伴随概率在括号中。

3)*表示在10%置信水平下显著,**表示在5%置信水平下显著,***表示在1%置信水平下显著。

数据来源:根据公司年度报告和Bankscope数据库的eviews计算得出。

从上表可以看出,所有结果都拒绝了H = 0和H = 1的零假设,显著性水平为5%,这意味着接受0<H <1的假设。这表明中国银行业提出了2006 - 2017年垄断竞争的市场结构。此外,我们必须对每组数据进行均衡测试,检验结果见附录表1。在10%的显着性水平下,不能拒绝H = 0的零假设。

同时,根据上表中的相关结果,我们可以绘制图表,更直观地看到竞争程度的变化。

图1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从2006年到2017年,H统计值的波动性不是很大,总体趋势显示价值略有下降。 H值从2006 - 2017年的0.718降至2010 - 2011年的0.585,然后在2016 - 2017年跟随上升趋势达到0.607。然而,之前的相关文献对1996 - 2006年的竞争程度进行了研究,即研究H统计量的变化。之前的研究表明,该指标的价值在此期间普遍呈上升趋势。通过这两个略有不同的结果,我们可以知道这种差异与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密切相关。这主要是因为中国金融业在20年前开始迅速建立和发展,市场份额很大,外资银行的份额很低。因此,对于早期的银行业,一旦引入任何微妙的政策,它将极大地影响市场的竞争。这也意味着更多的开放性将很容易导致竞争水平的提高。正如加入WTO的实际情况一样,外资银行对当时中国市场缺乏足够发展的银行产生了影响,因为发达国家的大量外国公司拥有非常成熟的技术,各种产品和高质量的产品。有效的服务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吸引大多数人。然后,在高客户满意度和业务的全面发展以及市场份额的逐步扩大的基础上,可以揭示这些外国公司在技术,管理,人员素质和服务方面的优势,公司成为中资银行的强势交易对手。因此,根据上面所讨论的内容,在上一次研究中,1996 - 2006年期间中国银行业竞争程度逐渐提高的结果出现是合理的。对于本文中类似研究的结果,这也是合理的。因为自2006年以来,中国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经历了过渡期,此后与竞争相关的各个方面都趋于稳定。由于外国公司的压力,中国的银行已尽最大努力改善自身的不足,并从交易对手那里学到更多,从而提高竞争力。此外,在2006 - 2017年期间,外国金融机构难以扩张甚至减少在中国的分支机构,因为中国的国内银行在中国人心目中总是更值得信赖,也是在与外资银行竞争的基础上自我发展和完善。换句话说,这些外国交易对手对中资银行的竞争压力有所下降。因此,总的来说,本文的结果是,竞争程度略有下降。

第五章 模型分析及预测

由竞争程度的方面可以再延伸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外资银行在华投资时,往往会面临诸多考量,在政策市场环境等复杂的情况下,采取何种方式在华开展业务是值得深思的。于是在此通过运用数学模型中方便且直接的层次分析法来处理这类决策问题。

这个决策问题为外资银行进入中国市场选择的业务发展方式,自上而下可以分为目标、准则、方案三个层次。具体结构图如下所示:

4

上述九个因素主要来自人文、经济、和政治方面的考量因素它们作为准则层可以

用来表示。

运用专家问卷调查法可以构建成对比较矩阵A,如下:

5

实际应用中A不是一致阵,所以为了能用对应于A的最大特征根

的特征向量作为权向量

,需要运用一致性指标来衡量不一致程度。

通过计算得出A的最大特征向量为:

最大特征根为:

于是一致性指标:

所以一致性比率CR满足:

因此可以认为A的不一致程度在容许范围之内,构建出的成对比较矩阵通过了一致性检验,可以将最大特征向量作为权向量,用同样的方法确定方案层对准则层的权重,依次构造出对

再分别计算出对应的最大特征根与特征向量,所有的相关结果如下表所示:

表4  决策问题方案层对准则层的计算结果

6

根据上表的计算结果,上述运算等同于用

构成的矩阵

与权重向量

相乘,由此得出方案层对目标层的综合权重

于是计算可得:

所以用层次分析法得出合资的方式占的比重最大,也就是说未来合资金融机构将会逐渐增多,这也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合理预测。

第6章 结论

根据之前的结果,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主要结论:

1、众所周知,大型商业银行与规模较小的银行相比竞争程度是较弱的,而且这个竞争程度指数不如欧美发达国家的银行。对于大型商业银行而言,其较低的市场竞争程度值得深入地讨论,这就需要考虑可能防止或抑制大型商业银行竞争程度提高的原因。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与中国的金融体系和国家政策密切相关。大型国有商业银行成立时,几乎占据了所有的市场份额,并根据所服务的行业和业务细分专门从事分工,几乎没有竞争。很长一段时间内,资本是许多金融公司迫切需要但却缺乏的生产要素。但对这种总资产较大的银行来说,它们有责任尽可能地将储蓄资金吸收到国民经济的各个部门,以促进经济增长。此外,制定的利率和信贷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银行的发展。因此,如此高规模的银行不会为了更高的利润指标而获利。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商业银行在激励方面做得非常糟糕。由于金融体制改革滞后,国有商业银行在经济条件下尚未建立货币激励措施,意味着这些银行不存在市场激励机制。具体而言,管理层和员工的收入水平基本相对固定,并不符合个人的绩效水平。在缺乏公平客观的绩效评估标准的基础上,将严重影响经营者和员工的积极性。然后,所有这些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大规模银行的竞争程度相对较低。所以为了促进银行合理有效的发展,有必要改革和完善中国的金融体系。大型国有银行也必须在市场经济中更加灵活,并提高银行业的竞争压力。正如中国目前采取的政策一样,今年3月,中国提出了一项政策,大大放宽了包括银行业在内的金融业市场准入的限制。该政策首先包括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不受外国所有权限制,国内外投资者得到平等对待,允许外国银行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然后鼓励在银行和金融部门引入外国投资。商业银行新设立的投资企业和理财企业的外资持股比例没有上限。显然,通过鼓励非国有产权和非国有区域金融的建立和发展,有利于加强信贷资金配置的市场化,提高商业银行的经营能力,促进市场的有效竞争制度和形成多种金融机构共存的竞争格局。因此,基于实证结果的结合,现在中国银行业和实际政策的H统计数据仍相对较低,相信未来整个银行业尤其是大型国有银行的竞争程度将得到显着提升。

2、中国的银行市场近年来整体处于垄断竞争中,而且中国银行业的竞争水平不仅没有增加,反而略有下降。这意味着整个市场的竞争条件仍然不尽如人意,整体竞争水平仍然不高,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因此,如果我们要提高中国国内银行的服务水平和质量以及运营效率,增强国内银行的活力和国民经济的增长,那么应该做到以下两点:

首先,像最新政策一样,减少外国机构进入的限制,鼓励外资银行通过各种业务形式在中国发展,建立公平的市场机制和商业环境,以改善银行业的竞争条件。

二是继续改革这些银行,优化运行机制,建立合理的公司治理和人才激励机制,加强风险管理,有利于行业稳定和动员企业人员的积极性。

3、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许多西方国家银行在中国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并且主要是通过独资的方式在中国市场经营,之后由于全球监管机构收紧资本标准,这些年来采取独资的方式在华开展业务的外资银行已逐年减少,而由于近年来放松管制,出台了相关政策降低了外资银行的准入限制,提高了外资金融机构可以对中资银行的持股比例的上限,合资的方式在三种模式中已占据越来越多的权重,而未来随着外资银行在华的发展,对中国银行业市场的竞争水平也会有显著影响。

 

 

 

 

References

Mason, E.S., 1939. Price and production policies of large-scale enterprise.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9(1), pp.61-74.

Bain, J.S., 1951. Relation of profit rate to industry concentration: American manufacturing, 1936–1940.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65(3), pp.293-324.

Demsetz 1973; Journal of Law & Economics. No. 1( Apr. , 1973), pp .1-9.

Peltzman ; Journal of Law & Economics, 1977, issue 2, 229-63.

Bresnahan, T.F., 1982. The oligopoly solution concept is identified. Economics Letters, 10(1-2), pp.87-92.

Panzar, J.C. and Rosse, J.N., 1987. Testing for" monopoly" equilibrium. The journal of industrial economics, pp.443-456.

Panzar, J.C. and Rosse, J.N., 1982. Structure, conduct, and comparative statistics. Bell Telephone Laboratories.

Rosse, J. N.; Panzar, J. C. 1977. Chamberlin Versus Robinson: An Empirical Test for Monopoly Rents.Research Papers No 77. Stanford University, Stanford California.

Shaffer, S., 2004. Comment on" What drives bank competition? Some international evidence" by Stijn Claessens and Luc Laeven. Journal of Money, Credit and Banking, 36(3), pp.585-592.

Shaffer, S., 1994. Bank competition in concentrated markets.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Philadelphia, Business Review, March/April, pp.3-16.

Shaffer, S. 1983.  Non-structural measures of competition: toward a synthesis of alternatives, Economics Letter 12(3-4): 349-353.

Shaffer, S., 1982. A non-structural test for competition in financial markets. In Bank Structure and Competition, Conference Proceedings,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Chicago, 1982 (pp. 225-243).

Nathan, A. and Neave, E.H., 1989. Competition and contestability in Canada's financial system: Empirical results. Canadian Journal of economics, pp.576-594.

Gray, J.M. and Gray, H.P., 1981. The multinational bank: a financial MNC?. Journal of Banking & Finance, 5(1), pp.33-63.

Walter, I. and Gray, H.P., 1983. Protectionism and international banking: Sectorial efficiency, competitive structure and National policy. Journal of Banking& Finance, 7(4), pp.597-609.

Claessens, S., Demirgüç-Kunt, A. and Huizinga, H., 2001. How does foreign entry affect domestic banking markets?. Journal of Banking & Finance, 25(5), pp.891-911.

Denizer, C., 2000. Foreign Entry in Turkey’s Banking Sector, 1980-1997 in Claessen, S. and Jansen, M (ed.): The internationalisation of Financial Services. Issues and Lessons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Kluwer Law International.

Gelos, R.G. and Roldós, J., 2004. Consolidation and market structure in emerging market banking systems. Emerging Markets Review, 5(1), pp.39-59.

Carbo-Valverde, S.; Rodriguez-Fernandez, F.; Udell, G. F. 2009. Bank market power and SME financing constraints, Review of Finance 13(2): 309-340.

Kasman, A. 2001. Competitive conditions in the Turkish banking industry, Ege Academic Review 1(2): 72-82.

Gunalp, B.; Celik, T. 2006. Competitive in the Turkish Banking Industry, Applied Economics 38: 1335-1342.

Stiglitz, J. E., 1993, ‘The role of the state in financial market’, Proceeding of the World Bank Annual Conference on Development Economics 101: 299-326.

Schulz, H., 2006, ‘Foreign Banks in Mexico: New Conquistadors or Agents of Change?’  The Wharton School, Financial Institutions Center, Working Paper No. 06-11,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Haber, S. and A. Musacchio, 2005, ‘ Contract Rights and Risk Aversion: Foreign Banks and the Mexican Economy, 1977-2000’, Stanford University. Mimeo.

附表1

7

加群推手网微信 免费推广一次


热点排行

用户
反馈
返回
顶部